招商热线:13389636903
    新闻动态

    木头也是有性格的!!

    • 发布日期:2017-06-22 11:45:26
    • 阅读数:

    我们一般人对木材的了解极容易停留在表面上。首先是外观,颜色、光泽、纹理等等;其次是质感,重量、硬度等等。这些要素构成我们对木材的初步价值判断。紫檀、黄花梨、鸡翅木、红木等优良木材似乎都是按照这些标准评判的。

    而我们忽略的正是木材最重要的品质——性格。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文学色彩的词汇,科学的名称应该叫内应力。应力的产生是物体受到外力作用时,内部产生的对抗的力。这听起来枯燥无味。木材能受什么外力呢?承重的压力;冷热干湿的抽胀;内部纤维破坏后(比如榫卯、雕花),局部强度的降低;搬运当中受力的不均匀;无数种假设都可以改变木材固有的常规状态,使之做出恰当的反应。这时的木材可能开裂,可能变形,可能收缩,可能膨胀,还可能彻底断裂,诀别历史。

    一般所说的木头的性,不是人分男女,动植物分雌雄的性别之差,而是说木头变形力、扭曲力大小之差,木头本身特有的习性之别。

    木匠们做活时,锯一块木头,刨一块木板以后,常常会撂下一句话:“这木头性大。”就是说这块木头变形力、扭曲力较大,做出成品以后,遇冷、热、干、湿环境的变化会产生比较剧烈的变化,大裂、大扭、大胀、大缩,有时发生的变化简直不像样子,譬如原本一根方方正正的木头方子,可以扭曲成麻花状,转上几道弯。

    木匠们遇上这种木头,做活时就要格外小心,要想方设法搞结实它,控制住它,笼住它,不叫它大变。倘遇上性小的木头,也就是性格平和温柔些的木头,做活会简单些,不必操那么大的心。做出成品,也会变,但变动与扭曲不会特别厉害。

    什么木头性大,什么木头性小呢?老木匠过手的木料品种多,心中都有自己的底数。比如柞木、水曲柳、色木(枫木)都是性大的木头。而红松、白松、椴木、楸木算性小的木头。南方木种里,楠木、杉木性小,而榉木、龙眼木性大。红木里酸枝性大,而紫檀、黄花梨相对性小。

    老木匠懂得区分,也懂得制作的技巧,能够较好地拿捏分寸。但性大与性小都是相对而言,相比较而存在。只要是木头,就会热胀冷缩,也会湿胀干缩。古典家具的板面上都要留一条3-5毫米的伸缩缝,就是为避免家具的大开大裂与挤胀变形,让其能够在使用过程中从容应对自然气温与湿度的变化。

    木头既然有性,在制作前,去性这一环节就非常重要。去性的办法多种多样,但大致可分为三种:

    一曰“烤”。就是把原木或板材、方材放到烤房里面去蒸烤。早年的烤房,主要烧树叶、锯末、树枝、劈柴;后来烧煤、烧油,再进步一点,用电加热的办法来烤,已近似于电烤箱了。只是烤木头的不是箱子,而是房子。烤木头的时间比较长,不像烤面包,几分钟、十几分钟就熟了。早年烤木头,一烤就是三、五天,甚至一周时间,慢慢烤着,暗火熏烤着。温度不能太高,不能见明火,否则木头会着了,变成炭。经过烤,木头的性去掉许多,便于木匠们使用与操作。

    二曰“吹”。吹的实质就是让风吹,也可称作自然风干的过程。这需要三、五个月甚至半年、一年时间,把板材、方材一层层叠加,整整齐齐地码垛起来,每层板子、方子间要用小木条垫起,作为间隔,便于通风透气。垛与垛之间要留大的空隙以走风。板方材一般码在背阴通风处,避免阳光暴晒使木材突然起性。码垛好后,最上方要压重物,如石头、钢材、原木等,越重越好。经过自然的风吹、雨淋、日晒、雪埋,干了又湿,湿了又干,木头的性越来越小,因此越陈的木头性越小,越便于制作与打理。

    三曰“泡”。就是把原木或板材、方子扔到水里面浸泡。泡他个一周、两周,甚至泡一个月,捞上来按自然风干的方法码垛起来,经过完全自然风干再使用。或是泡过后送进烤房熏烤,另有一种老办法可以加快去性的速度,就是挖坑放水,加入石灰或碱,用石灰水、碱水来泡木头,这样浸泡的时间可以大大缩短,泡个两三天即可捞出,或风干,或送烤房。

    总之,木头去性的办法实际上是来回折腾,泡了烤,烤了泡,湿了干,干了湿,折腾的遍数越多,木头的性越小。颇有些“百炼成钢”的味道。也像钢材的淬火,烧得红红的,猛然插入冷水里。淬过火的钢材更加坚硬,去了性的木头更加柔顺。木头去性要多折腾,而国家发展经济,稳定社会,必须少折腾,不折腾。

    经过去性的木头,在木工手里就听话多了,顺溜多了,制成家具后,热胀冷缩的比率大大降低。近些年,有一批老木新做的仿古式家具,把老百姓家里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房柁、房梁破成板子做家具,其性稳定而少变。买老木新做的家具,大可不必担心木头发脾气。

    本文来源于:http://www.zgsydoor.com/news/509845.html,转载请注明出处!

    返回 | 关闭

    上一条: VR对于木门意味着什么?先解决这几个难题再说! 下一条:木门企不能因"低价"而牺牲了"低碳"